第23版:老成都故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射德会”和弓箭业的衰亡
眉姐
手腕
      

 
  
下一篇4  
2008 年 5 月 6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射德会”和弓箭业的衰亡

  弓箭,是冷兵器时代中最具威力的“远程武器”,也是武举考试中最重要内容。四川首府成都,历朝历代弓箭制造业发达,至今遗留下许多与之有关的街名,如提督街。清朝时街面宽阔,设有马道、箭道,是专为清军练习骑马射箭的场所。当时成都东门、北门、南门外都各有“跑马射箭”的马道两条,以后相继形成街道,叫马道街;乡试时各县武生到省城赶考,在这里骑马、射箭、习武,平时则为民间武人练功之地……

  到晚清引进洋枪炮,弓马骑射已失去往昔风采。正是这种情况下,骆成骧才创射德会,更多的是恢复和传承古人“射礼”,使它转换战争功能,成为陶冶性情的民族体育形式而不致湮灭。

  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成都,在中国是除北京外最著名的制弓名城。

  清代成都制弓业中,以成都西大街武氏“长新弓铺”最有名,与北京“聚元号”齐名,创始人是清朝道光年间的武正福。武正福原是农民,后来拜师于提督衙门外的“骆大兴”弓箭铺门下当学徒,出师后自己创建弓箭铺。武举时代,“长新弓铺”生意火爆。

  各弓箭作坊在光绪末年武举停考,骤然衰落。1925年成立射德会后,“长新弓铺”在成都西大街复业,年造弓百张,每张弓大洋10元。此外还有老皇城西边金家坝街的“旷复兴弓铺”。

  安维胜老师在1986年时采访过时已90余岁的武树森。据老人回忆:他爷爷、父亲都是造弓能手,他本人还参加了射德会的比舞,并获得2枚金章及1枚特章。其女武泳华也参加过比赛。武树森当年还常与骆状元等人,在周日到邓锡侯的庆云庵公馆去射箭。

  武树森老人还讲:比赛射距男子为28弓(即28个弓身之长,一个弓身长为3尺7寸);女子为24弓,射“特章”为32弓。弓多用楠竹、核桃木和牛角制成。箭为桦木制成,重一两或一两二钱的用来射远;重一两六钱者,用以射准。其长度分别为3尺、2.8尺、2.6尺、2.4尺。弓采用传统制造法,要经374道工序历时3年才能完成,弓分为8力、10力、12力和14力等级别,一个力合9.4市斤。

  20世纪30年代,中央研究院和中央博物院的学者,曾对东北、西南、台湾等地的民间艺术、手工业进行调查研究。学者谭旦■1942年到成都,在论文中写道:“近年来,全中国制造弓箭的地方,是仅有北平和成都,然而也只是奄奄一息地很难维持下去。有的有人才而无工作,有的有工作而无销路。全消灭或失传是在不久的将来。成都是一个较为古老的城市,那里聚集了不少的手艺人,它处在新旧技术都能吸引仿效,而且是一个相当能保守的地方……”

  谭旦■先生这里说的“保守”,是赞扬成都能保留传统。但谭旦■离开不久,成都最后的弓箭铺已近倒闭。“长兴弓箭铺”武树森的后代项婷婷,曾听其外婆说:1942年后,日本飞机疯狂空袭,久享盛誉的武氏“长新弓铺”歇业了……

  射德会因资金缺乏又遭乱世,临解放前几年即停止每年比赛,但月课照常。少城公园内仍有射箭摊,供游人一试。

  建国后,射德会活动渐少,但会中高手曾加入四川射箭队。如武树森曾任教练,其女武泳华在1957年全国锦标赛中获女子第三名。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射德会也从此解散。

  岁月如水,1990年后日本等国外人士,专程来成都寻觅中华射箭、制箭的根源。

  1999年,“亚洲传统弓箭射艺研究网络”的主持人、中国香港特区知识产权署署长、英国人肃素方慕名到“长兴弓铺”武氏后人家专访,参观了一张珍藏已140年的宝弓。此弓长约1米,弓身用牛骨、桦树皮、竹皮、蛇皮等好几种材料粘合而成……

  外国友人深为成都曾有如此精湛制弓工艺而叹服,希望出价2万元将这张老弓买下带回英国收藏。“长兴弓铺”的第四代传人武泳华说:“你出再高的价我也不卖。它不仅是武家的传家宝,更是中国南弓的盖世宝,我们要把它留在中国!”

  这篇报道还说:武家后人“希望能够将家中的那把传家老弓送到北京,让它在2008奥运会的射箭赛场上亮亮相,让更多的人了解弓箭这种有着几千年传承的工具和了解成都制造弓箭的悠久历史”。因为“它可是现在国际弓箭的老祖宗呢!”“如果可能,也愿意将它留在中国军事博物馆。”

  据我所知,起源于中华的东西,如今很多“墙内开花墙外香”,已成了其它国家的国粹。和茶道、柔道一样,日本人将中国的“禅”和“射礼”,结合成一种特殊的“术”——“弓道”,奉为自己传统遗产,已成为日本一项国技,早已远播世界了。

  武氏传人虽然苦心珍藏了“成都造”的宝弓,但中国少有的、最能体现民族体育和巴蜀地方特色的“射德会”,还能在成都恢复吗!?

  明日请看:1933年秋季国术打擂

  编辑 蒋蓝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四川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
合作伙伴